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股市资讯

严控之下沪上仍有房企触红线 上海大名城等涉违

近日,上海大名城企业股份有限公司(60004.SH;以下简称“大名城”)位于上海的紫金九号项目再次因为装修费用被推至公众视野。去年10月,本报报道指出,在上海市重拳打击失信房企的背景下,其38万元的装修团购费引起不少争议。日前有媒体披露,38万元的装修费用涨至68万元,且该笔费用不计入房款,购房者也无法选择自行装修,或涉嫌违规。

  6月20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以购房者身份探访该项目了解到,的确存在68万元的装修款,且由企业统一精装交付,购房者没有选择余地。根据销售人员介绍:“去年10月项目开盘时,装修款是38万元,8个月过去,装修费用从38万元涨到了68万元,装修标准没变,算是变相涨了一点价。”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致函大名城方面进行采访求证,其投资总经理黄一珉电话接通后表示不便对项目问题进行回应,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大名城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称董秘不在,截至发稿未能收到对方针对采访函件的答复。

  近段时间以来,房地产领域的价格违规行为似乎有所“抬头”。6月1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12358价格监管平台5月分析报告显示,5月地产行业价格举报、投诉、咨询2602件,相比上月增长34.2%,单月增幅位居各行业之首。而沪上开发商也被爆出“炒卖房号”“捂盘惜售”甚至出现“不签约购房”这种打擦边球式违规。

  顶风违规大名城售房捆绑68万装修费

  去年10月,本报刊发《上海出重拳打击失信房企大名城旗下项目“团购费”惹争议》指出,上海大名城紫金九号项目在购房者签订合同时,需要交纳38万元的“装修团购费”,引起不少业主质疑。

  彼时,上海大名城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俞培俤在接受本报记者面访时表示,装修费按38万元的标准由他们代收,业主自愿和装修公司签合同进行装修,不愿装修的业主没有强制性要求。

  时隔几个月,又有媒体在报道中提出,大名城紫金九号项目把38万元的装修费上调到了68万元。根据销售人员介绍,这68万元不计入房款,将另外签合同收取,购房者也无法选择自行装修,房子必须统一精装交付。

  6月20日,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唐镇板块的大名城紫金九号项目。从唐镇地铁站出来,乘坐公交浦东20路在顾唐路东方世纪学校站下车,抬头即可看到大名城紫金九号楼盘。项目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建设中,高高伫立的住宅楼,外立面几乎已粉饰完毕,部分正在进行细节装修。

  销售人员在带领记者参观样板房的过程中介绍称,目前一期所剩房源不多,房子都是精装交付,现在看到的即是交付标准。记者提出为什么样板房随处可见的标识牌上写着“非交付标准”,对方回复称:“我们当时报批的是毛坯房,但我们会为业主装修好,装修需要另外签合同,业主不可以自行装修。”

  同时,该销售人员承认68万元的装修款的确上涨过。“去年10月项目开盘时,装修款是38万元,8个月过去,我们的房子价格没有变,当时报批的价格即是现在的售价。但装修费用从38万元涨到了68万元,装修标准没变,算是变相涨了一点价。”

  对此,记者粗略算了一笔账,以一套114平方米的房子为例,如果总装修费用为68万元,则平均每平方米的装修花费约为6000元,与之前的3000多元,涨了近一倍。

  6月28日,记者查询上海市网上房地产看到,大名悦华庭(大名城紫金九号备案名)于2016年10月9日取得预售许可证,共有292套住宅,目前可售总套数为59套,累计住宅合同均价63365元,销售进度并不算快。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违规的做法干扰了市场交易,使得市场交易和统计数据都失真。对于此类市场行为而言,需要积极进行管制,尤其是管控房企和中介机构。另外需要看到,三四线城市中存在一些违规的做法,而且或有增多的可能,近期三四线城市房价也出现了上涨,后续需要积极进行管控。”

  针对大名城紫金九号项目涉嫌“捆绑装修”等问题,记者致电致函上海市住建委,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高价地块开发承压拖延开盘

  采访中,长三角一位市场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备案价上不去,很多楼盘延迟开盘。就上海而言,很多2015年以地王身份拿下的高价地块均面临此类情况。”

  其中,金辉集团在2015年12月以总价28亿元左右夺得的上海闵行区莘庄镇地块,楼板价就达到43790元/平方米,刷新闵行单价地王纪录。熟悉上海楼市的行业人士介绍,该地块入市成本价在7万元/平方米以上,后续销售压力并不小。此前,该楼盘多次传出开盘消息,时至今日仍未开盘。对此,记者致电公司相关负责人,其回复表示项目确实还未开盘,预售证还未拿到。

  同时,2015年12月龙湖地产46.5亿元总价摘得上海嘉定江桥宅地。早在去年10月份,该项目就传出开盘消息,然而,当时正逢国家宏观调控,上海加强了新房的预售管控,以至于其开盘时间一拖再拖。到今年3月,再次传出开盘,但项目至今仍未有开盘动作。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称,开发商在内部下发文件,要求冲刺销售业绩,由于限购影响购房者买房资格,出现了“不签约”购房这种擦边球的方式。

  该报道同时提出,获得的一份金地集团的清理欠款通知显示,要求特定购房对象在通知下发的一个月左右时间内完成购房款的付清或者按揭的完成,如果无法达成,则对这些房源进行退房处理并重新出售。如果购房者为公司员工,取消评优评先资格,而未清退供应商取消“优秀供应商”评选资格。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金地集团华东区域方面相关负责人进行采访求证,对方回应称,金地没有出现类似的“不签约”购房情况。至于清理欠款通知,该负责人表示,每家公司都会根据阶段性回款需求采取类似动作,但是公司目前是否有类似政策,暂未可知。“不过,据我了解,针对欠款公司法务部门一直都有相应的处理流程,这是根据合同约定的商业行为,不会专门针对特定购房对象或者特殊市场环境。”该负责人称。

  根据克而瑞的统计数据,40家已公布销售业绩的房企,5月份合计销售3844亿元,环比下调10%,这也是今年以来销售最差的月份。龙头开发商销售降速,这是营销策略使然,还是调控打压的滞后影响?

  “不会是营销策略,据我所知,业内对下半年的预期普遍不是太好,因此都想在上半年多跑一点量,然后用下半年去回笼资金。”上海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称,5月份龙头房企成交额下滑,主要还是受市场大环境影响。

  此外,一份来自上海中原地产的数据显示,5月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面积仅71万平方米,环比增加4.9%,同比下滑28.1%。

  而从最近2个月入市产品价格来看,均定位“平价或低价入市”,入市项目有的甚至比周边次新二手房还要便宜。卢文曦认为,虽然当下市场情绪得到控制,市场温度下滑明显,但是目前供求关系仍没有彻底扭转。上半年最佳出货的窗口期已过,6月是传统意义上的淡季,预计后续成交仍会维持低位震荡。

  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区市场研究部主管简可表示,尽管短期来看政府出台大量调控举措的可能性较小,但政府将继续从严执行现有政策,同时对当前调控进行微调完善。

  (原标题:严控之下沪上仍有房企触红线 上海大名城等涉违规)


版权所有©2009 深圳市辽宁商会  粤ICP备10018908号